?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一攬子利好政策密集鋪路 環保產業鏈凸顯拐點
發表日期:2018-01-04   作者:中國環保在線   閱讀: 0
    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并再次強調推進綠色發展、著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業內認為,中國環保產業將進入一個新時代,環保企業也面臨新的發展空間,并將成為引領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的重要力量。    
    這一年,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新政策、新思路密集出臺,為生態環境質量提升保駕護航,推動生態文明建設不斷向前。   
    臨近年底,政策出臺與推進的力度絲毫不減。近日,中辦、國辦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明確自明年1月1日起,在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到2020年,力爭在全國范圍內初步構建責任明確、途徑暢通、技術規范、保障有力、賠償到位、修復有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   
    11月28日,《領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規定(試行)》發布,明確從明年起,自然資源資產將成為領導干部離任審計的經常性項目。幾乎在同一時間,環保部會同國家發改委在北京組織召開了生態保護紅線部際協調領導小組會議,原則審核通過15省(區、市)生態保護紅線劃定方案。這意味著今年2月印發的《關于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已經從文件走向實際操作。與之相輔相成,《自然生態空間用途管制辦法(試行)》4月已出臺,進一步優化國土空間的利用,提升利用水平。   
    一年來,按照《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要求,各項改革措施正有條不紊,漸次推進。   
    河長湖長負責制,江河湖泊保護提速   
    11月30日是北京市豐臺區右安門當班河長志愿巡河服務隊成立1周年紀念日。這一年,這些志愿河長與政府河長一起,不辭辛勞巡查巡檢,昔日又黑又臭的涼水河右安門段如今已經水清岸綠,吸引了不少健步休閑的市民。  
    A部門管污水處理廠,B部門負責水資源調配,沿河工廠、排污口歸C部門管……“九龍治水”一直為人詬病。如何破解這一難題,去年底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全面推行河長制的意見》,這是解決我國復雜水問題、維護河湖健康生命的有效舉措,是完善水治理體系、保障國家水安全的制度創新。   
    繼河長制后,上個月中央深改組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在湖泊實施湖長制的指導意見》,提出在湖泊實施湖長制,要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基本方略,遵循湖泊的生態功能和特性,嚴格湖泊水域空間管控,強化湖泊岸線管理保護,加強湖泊水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開展湖泊生態治理與修復,健全湖泊執法監管機制。   
    其實,在國家層面出臺湖長制之前,一些地方的探索已經成效初顯。“千湖之省”湖北列入省政府保護名錄的湖泊755個,湖泊水域面積2706平方公里。依照地方法規設立湖長制5年以來,全省湖泊生態環境有了明顯改善。今年8月,浙江省紹興市在3300多個湖(庫)全面推行湖長制,目標瞄向2020年,全面建成湖(庫)健康保障體系,確保全市飲用水主要水源地生態安全。   
    良好的機制四兩撥千斤,給水環境治理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變化也在悄然發生。根據環保部公布的2017年第四十六周全國主要流域重點斷面水質自動監測周報的數據,全國主要水系148個水質自動監測斷面中,共監測147個,其中Ⅲ類以上斷面126個,占比85.7%,同比增加4.7%;Ⅴ類以下斷面6個,占比4.1%,同比減少1.9%。   
    一手抓垃圾分類,一手打擊洋垃圾非法進口   
    最近,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清波街道一些居民因為垃圾分類投放錯誤,吃到了街道行政執法中隊的“罰單”。所謂“罰”,就是請居民學習《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以及加盟成為社區“垃圾分類志愿者”。這只是全國46個生活垃圾分類試點城市工作的一個縮影。今年3月,國辦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掀開了全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新一頁。   
    倡導垃圾分類,是城市固廢減量、資源循環利用的必經之路。但是長期以來,由于處置系統不完善,回收渠道不暢通,居民分類意愿低等多重因素的影響,雖然分類工作持續推廣十幾年,但實際效果了了。   
    此次公布的方案,首次提出對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和可回收物強制分類,明確提出要引導居民自覺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加強生活垃圾分類配套體系建設。   
    環保部日前發布的《2017年全國大、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顯示:2016年,我國214個大、中城市生活垃圾產生量18850.5萬噸,處置量18684.4萬噸,處置率達99.1%。雖然處置率有了較大提升,但垃圾產生量還在增長。   
    垃圾是放錯位置的資源,我們的垃圾資源化為啥如此步履蹣跚?原因當然很多,但其中一條要歸咎于洋垃圾泛濫嚴重打擊了國內資源回收行業的發展。今年7月,國辦印發《關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禁止進口環境危害大、群眾反映強烈的固體廢物。按照實施方案要求,今年7月底前,環保部已經調整進口固體廢物管理目錄;年底開始,生活來源廢塑料、未經分揀的廢紙以及紡織廢料、釩渣等品種禁止進口 
    實施方案印發以來,環保部會同各地區、各部門狠抓貫徹落實,多途徑、多環節采取有針對性的應對措施,實現了固體廢物進口量總體下降。環保部還開展了打擊進口廢物加工利用行業環境違法行為專項行動,對1792家進口廢物加工利用企業開展為期1個月的拉網式、全覆蓋異地執法檢查,形成極大震懾。同時,聯合有關部門開展固體廢物集散地專項整治行動,鏟除洋垃圾藏身之所。   
    排污許可制初起航,帶來監管模式轉變   
    11月6日,環保部審議并原則通過《排污許可管理辦法(試行)》,推動排污許可制實施。其實,一年前,國辦印發《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施方案》已經明確規定,按行業分步實現對固定污染源的全覆蓋,率先對火電、造紙行業企業核發排污許可證,2017年完成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和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重點行業及產能過剩行業企業排污許可證核發。   
    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火電、造紙兩個行業核發5190個許可證,完成核發工作。在河北,460家火電、造紙行業企業中,178家企業因為不符合發證條件被“亮了紅燈”,不得排污。這被看作是排污許可證制度小試牛刀。   
    依證監管是排污許可制實施的關鍵,也將帶來環保監管模式的徹底轉變。環境監管部門通過執法監測、核查臺賬等手段,核實排放數據和報告的真實性,判定是否達標排放,核定排放量。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竺效說,排污許可制度將被打造成未來我國環境保護的抓手制度,可以具備銜接和承載其他很多制度的功能。未來可以更新排污許可相應內容,實現排污許可制度對所有污染物類型的全覆蓋。
开一个体彩店要多少钱